郑林书牺牲时

2016-10-25 11:59

因为当时粮食不足,多半是吃野菜,拿饭当菜吃。懂事的郑林书都是抢着吃野菜,把饭让给父母和弟弟们吃。

郑林书当兵后,全靠书信与家里联系。从1980年3月开始,郑林书有四个月没给家里寄信。母亲不停念叨,郑林书的大姐郑春英安慰母亲说:“没事,可能弟弟很忙。”说这话时,她的心里也在“打鼓”。

记者昨日电话联系了武警交通第二总队(郑林书生前所在部队)政治部干事韩敬锋,他向记者透露,目前部队有请老兵回新疆看看的想法。

1990年,赵金苏和郑建国结了婚。这么多年来,两口子一直珍藏着孩子大伯当兵时的衣物及军功章、书及生前照片。

得知政府准备出资修建陵园后,陈俊贵仍坚持要出资,“一定要尽自己的一份心力”。据悉,烈士陵园计划4月动工,8月底结束。陈俊贵准备在陵园竣工后,与妻子一道从新疆出发,逐个到46位烈士家中看望烈士亲属。

母亲的哭声曾那样地撕心裂肺

郑望来说,郑林书的事迹,感动了一批又一批的新兵,这种精神也一直激励着他勇往直前。郑望来是那一批罗田服役人员中,最后一个离开天山的。1997年,他以团职干部转业到宜昌。去年,他还特地回老家去看望了郑林书的家人,并送上1000元钱表达心意。

与郑林书一同参军入伍前往天山的还有罗田古庙河乡的郑望来,他现在是宜昌三峡机场公安分局副局长。据郑望来介绍,因部队纪律严明,当时他和郑林书来往不多,偶尔能够见上一面。就是这不多的见面中,郑林书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看到记者前来采访,不少热情的村民纷纷来到郑林书弟弟家中,大家拿起楚天金报有关郑林书的报道仔细阅读,都非常激动。

春节,陈俊贵儿子陈晓宏从部队探亲回家,得知父亲的想法,非常支持,并将自己积攒多年的津贴4000余元钱交到父亲的手里,用以修墓。

这是对心灵的一次净化

记者通过省军区和黄冈军分区了解到,1月份以来,陈俊贵一直在与新源县政府、民政等部门联系,并多次回到老部队——武警交通第二总队与部队领导交换意见,准备今年自己筹资将46位烈士墓重新翻修。

1976年,郑林书和该村另外一名村民李金桥一起光荣入伍。这是全村上下的喜事,大家敲锣打鼓,将两人送出十多里地。

1980年6月的一天,郑春英看到村里的民兵连长来到自己家里,还把丈夫拉到村委会去谈话,郑春英心里顿时“咯噔”了一下。丈夫回来后,郑春英连忙问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丈夫却什么都没说,只说是随便聊聊。这令郑春英越发不安。中午饭后,她突然看到丈夫一个人蹲在屋角抽泣,此时,郑春英全明白了。原来,民兵连长是送弟弟遗物来的。她连忙赶到村委会,死活要民兵连长带自己上弟弟的部队去看看。民兵连长想了半天说:“你母亲身体不好,你先在家照顾老人吧。”“没想到一晃就过去了20多年。”郑春英边说边抹眼泪。

荆楚网(楚天金报)记者 蒋飞跃 徐玲玲 周寿江

他们家隔壁一位大婶告诉记者,以前都只是知道林书牺牲了。现在了解他牺牲前的事迹后,更觉得他了不起,也感到很荣耀。

得知弟弟去世的消息后,郑春英压抑自己的痛苦,一直瞒着母亲。可一个月后,因弟弟的不少手续要办理,眼看瞒不住了,这才向母亲说出实情。得知自己最疼爱的大儿子牺牲的消息后,母亲倒在地上整整哭了一天一夜,那哭声撕心裂肺。此后,母亲只要想到郑林书,就坐着发呆、哭泣。而所有的这一切,一家人从未主动向他人提起。

据赵金苏介绍,小时候,她家与郑家相距约半公里。1979年,郑林书父亲生病,郑林书回乡探亲,当时她到郑家去玩,郑林书将赵金苏拉到跟前,让赵金苏做广播体操,然后给糖她吃,“因是一个女孩子家”,她害羞没敢做。郑林书告诉她,每天做一下广播体操,是锻炼身体的一种好方法。“我当时就觉得他挺细心,挺温柔”。那次回家探亲后不久,郑林书就牺牲了。

郑家将悲痛埋在心底

如今,郑建国的大儿子已有16岁,小女儿也有14岁。这些年来,夫妻俩一直以大哥为榜样,教育孩子们,从小要学会与人共处互帮互助。过年过节,他们还要摆上饭菜和酒,让两孩子烧香磕头遥祭大伯。

罗田县委宣传部副部长张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郑林书烈士危难时刻的大义之举以及守墓人陈俊贵二十年来的坚守,谁看到了都会感动和震撼,让人心灵受到净化。他们俩,无论是逝者还是生者,身上都体现了人民军队的优良传统和本色特征,他们是新时期最可爱最可敬的人。

战友情令人感动和震撼

郑林书10岁时,有一天去河边玩耍,看到邻居大婶家的两个孩子掉进了塘里,他立刻上前将他们救了起来,送回家中。

赵金苏是郑林书三弟郑建国的妻子。在赵金苏印象中,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见到孩子大伯的时间是在她7岁那年。

读初二时,因父亲生病,家里实在太困难,郑林书辍学了,到乡里的粮站去帮忙打米,以此挣工分。一次,几公里外的一个村子里的大婶,背了几十斤谷来打米。看着大婶背米回家很吃力,郑林书便主动帮其送米回家。

上马石河村党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李再华比郑林书大一岁,两家住得不远,两人从小常在一块儿玩耍。据李再华介绍,当年,大家都管郑林书叫林子。林子是那种很听话的孩子,忠诚、老实、灵活,很招人喜欢。林子在入伍前就是民兵,每年当地人武部门都要组织民兵进行一两次真枪实弹的训练,林子的成绩一向很优秀。他还特别愿意帮助他人。

得到过不少乡亲的照顾,郑林书很用心地来回报。虽然平日里话语不多,但只要看到哪家需要帮助,他都会竭尽全力帮忙。

据传当地有一块石头,借助该石,轻易就能跨上马背。村中峡谷,有小河潺潺流过。罗田县白莲乡上马石河村由此得名。昨日,记者一行一路颠簸,来到这里寻访烈士郑林书的足迹。

1953年,郑林书出生在罗田县农村一个泥瓦匠家庭。他上有两个姐姐,下有三个弟弟。郑林书5岁时,他的家因村子里修水库被淹没了。到1963年最小的弟弟郑建国出世前,郑家九易其址,最终落户现在的上马石河村。好心的邻居将自己家里搭在菜地的窝棚给他们住,让这个家庭有了个避风港。

郑望来告诉记者,郑林书到部队后,很快就入党,后担任班长。当年通讯设备很不发达,大雪一压,通讯电杆就会被压断,需要及时排除故障。那一次,任务下到郑林书所在的班,要接受这项任务,不仅要思想上过硬,还要身体强壮。身为班长,郑林书义不容辞地带头前往执行任务。

郑望来对陈俊贵天山守墓20年这一举动也表达了他的敬意。他说,是郑林书的品格和精神,让这名当年的新兵受到感动;也因为陈俊贵的坚守,郑林书的事迹才得以广泛流传。

武汉市公交集团的鲁先生也是1976年参的军,和郑林书是一个部队的战友。他在后勤部队,郑林书则是工程部队的,提起当年,鲁先生感慨良多:天山那边的气候实在太恶劣,常常一天中要经历春夏秋冬四季。郑林书牺牲时,部队还通报了有关情况,但他们并不知道他牺牲的细节。金报近两天的相关报道,又勾起了他对往事的回忆。他已特意打电话给自己所能联系得到的战友,让他们赶快收藏金报。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