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天金报编辑部电话骤响

2016-11-11 06:31

我们住在汉口发展大道八古墩。邻居们所说的“皖诚”是我家对面三层楼的服装城,一楼是卖服装的,三楼就是那种带有色情性质的娱乐场所,每天都有大量“小姐”。

我是一个平凡的女人,我只想要一个完整和睦的家,想要回原先老实憨厚的丈夫。可我真的不知怎么办,只有求助你们,救救我丈夫,救救我的家庭……

小姐们一进门,就跑到电脑前点了几首“嗨”曲,包房里顿时震耳欲聋。还未等来人开口,小姐们有的欲坐在客人的大腿上,有的已将手搭上了客人的肩膀,“主动热情”程度令人咋舌。

荆楚网(楚天金报)记者 张卫华 报道:“我不能眼睁睁看着这个家就这样毁了。”23日下午,楚天金报编辑部电话骤响,一位女士在电话里说:“我老公被我家对面的色情场所勾走了魂,我亲眼看到他走进去……原本憨厚老实的老公现在变了,我恨老公不争气,更恨那些色情场所,我要控诉他们!”

图四:包厢的窗户被封死,一丝光线也透不出。记者邹斌摄

丈夫很晚才回,我试探性地问他去了哪里。“出去走走,乘乘凉。”他在骗我,一直都在骗我!我不想撕破脸,因为对这个濒临破碎的家还存有一丝幻想。我没有让他看见我的眼泪,也不知道眼泪能不能换来他的回头……

“到我这来‘唱’,我这里小姐多,保证满意。”还未走进过道,记者便被几个中年妇女拉住。为了解真相,记者顺势进了317号包房———简陋的装修,过时的音响,斑斑点点的瓷砖,这里显然不是唱歌的好去处。进包房后,记者才清楚为什么里面热闹非凡,外面却“不露声色”,原来,包房内的窗户已被一大块夹板死死封住。

25日晚11时许,记者前往汉口八古墩暗访。此时的皖诚服装城一派宁静,三楼更是一片漆黑,没有任何声音传出。找到入口进去后,才知道里边“别有洞天”。

女老板热情介绍说,每小时房间费20元,陪唱小姐的服务费也是每小时20元。至于小费则视客人与小姐“关系发展程度”而定。女老板称,“这里价廉物美,安全得很”。

十分钟后,记者借故离开,此时三楼仍是一片霓虹闪烁,人影晃动……

这个电话深深地震撼了记者,想安慰她,却一时无语。

在和小姐的交谈中得知,带我们进来的是她们的“妈咪”,三楼共有十几个“妈咪”,每个“妈咪”一般都有七八个小姐。客人付50元钱后可以将小姐带出去消夜,如有进一步的“想法”再商量。

记者迅速找到了入口,入口处的一楼是一家性用品专卖店,长长的柜台上摆满了药品。记者一行径直上了三楼,刚到三楼楼梯口,就看到几对男女搂在一起,打情骂俏声不断传来。进了三楼,看到的景象让人大吃了一惊:楼梯口两侧是大大小小的包房,有30间左右,俨然就是一个中型宾馆,过道上坐满了衣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年轻女子。

上周,又是晚饭后,见他没打招呼就出门,我便暗暗跟着他。他悄然上了“皖诚”,一到三楼,就搂住一个打扮妖艳的女子的腰进了包房。昏暗的灯光下我一阵眩晕,我只知道,当时不能也没有力气拉住丈夫质问。回家的那几步路我走了好久,天很热,我的背却是凉的……

听到这些我很震惊,刚开始也不相信。但回家后的那几天,女人的直觉让我对丈夫的信任产生了动摇,觉得丈夫和以前不同了。他看我的眼神一瞟而过,从前很少发短信的他,现在手机不离身,短信发不停,只要手机响起,他就很紧张,经常跑到阳台上去接。晚上常常不见人影,我几次心急追问,他总是支支吾吾,要不就扯谎。

一会儿工夫,六名小姐在女老板的带领下走了进来。女老板说让大家自己挑选,如果不满意,她再去叫。

电话那端的声音时断时续,记者听得出来,她非常矛盾。“家丑不外扬,但我实在是憋不住了。我不想失去老公,但是,当我看着他走进那家色情场所的背影,差点晕倒……”

一段长时间的沉默,哀婉的声音才再次响起:

在向附近消夜大排档打听后,记者才得知三楼与服装城一端的一家“ktv桑拿”共用一个入口。

我和丈夫都是外地人,在汉打工时相识,1996年结婚,现在有个7岁的儿子,我们一直做点小生意,虽不算富裕,但家庭一直非常美满。可就在一个月前,当我带着儿子从老家探亲回来后,一切都变了。

放了暑假,刚上小学的儿子吵着要回河北老家玩,我就带他回了趟老家,丈夫留在这边料理生意。但我万万没想到,当我和儿子兴冲冲从老家回来,还没进门,邻居就偷偷跟我说:“‘小心’你老公,你不在的时候,他老跑去‘皖诚’楼上的那个鬼地方。”

一家暗藏猫腻的歌城

一个妻子的泣血控诉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