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一名年轻的行政执法公务员

2016-10-24 12:04

“别看我平时呼风唤雨,其实我也很脆弱。”“检察长”充满柔情地望着王娜。夜深人静时,“检察长”的声音越来越低,王娜从他火辣辣的眸子里似乎读懂了什么,不禁脸红心跳。吴见已水到渠成,一把将21岁的王娜拥入怀中……

三天后,王娜再次赶赴南宁,将3000元“活动经费”塞到“吴检”手中,吴推脱一阵子后才将红包收下。尔后,他骑着摩托车带王娜兜风,想着马上就会成为这座大城市的检察官,王娜将身子与“检察长”贴得很紧……

面对王娜的质问,钟华基不慌不忙地微笑着吐露了自己的“身世”:他出身于灵山,后来被生母送到南宁,现在养父养母均在南宁市303医院工作,因此他有两个身份证。对于“职务”,钟华基解释说:“我原系广西公安厅副厅长,后来调任南宁市检察院检察长,认识你以后不久,又调任广西检察院副检察长。上个月我又被任命为中纪委驻广西代理组长。”见男友心沉气静、面不改色心不跳,王娜不再追问“身份”问题。但她要求尽快调到南宁,因为二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阶段。钟华基一会儿说将她调到南宁兴宁区检察院,一会儿又说正在联系广西规划局,最后敲定将王娜安排进广西高级人民法院。钟华基让她始终沉浸在对未来美好的憧憬之中。

9月初的一天,王娜接到“吴检”的电话通知,说是要对她“政审”。这天“吴检”在南宁某宾馆开了一间套房,对王娜进行“政审”。吴很少“考察”她的思想品德,大部分时间在谈他个人的婚姻家庭情况。“我和妻子感情不和,分居多年。”“检察长”说他自己虽然手握重权,但感情上却是一片沙漠。

“吴检”原来承诺2002年10月1日前将谢丽兰的调动和转干手续全部办妥,眼看日期已超,他于10月7日再次从南宁赶赴灵山。这次“吴检”亲自驾驶一辆车身喷有“检察”二字的“桂ab×××”号牌警车,在灵山县城招摇过市。他神秘地对谢说:“你们现任局长有重大贪污行为,我这次来就是专门查处他的问题,他倒台后新局长会很快上任,届时再帮你办理调动事宜。”谢丽兰对这条“内幕消息”惊讶不已,又将1万元活动经费塞进吴的腰包。

2000年2月,大专毕业的王娜幸运地考进广西灵山县某局,成为一名年轻的行政执法公务员,让同龄人羡慕不已。

“检察长”与谢丽兰、刘冬的交易,王娜一直蒙在鼓里。坠入情网的王娜对男友当初收了她1.5万元调动费的事已经淡忘,在她心中,做“检察长夫人”比工作调动更迫切、更重要。

然而,事情最终还是败露了。2002年12月21日,谢丽兰上网查询自己考公务员的分数,结果既没有自己的名字也没有准考证号。联想到自己和前夫在短短几个月内先后9次送给“检察长”65600现金和价值7385元的礼品,她感到情况不妙。悄悄调查一番后,谢吓出一身冷汗:所谓的“检察长”原来是灵山县旧州镇一个只有小学文化程度的43岁的农民,并且曾因拐卖妇女被判刑入狱,现为一个无业游民,家中还有老婆及三个孩子。谢丽兰没敢将此事告知王娜,怕打草惊蛇。今年2月9日,她和前夫突然袭击来到南宁市火炬路金达花园5栋203室钟华基的住处,索讨自己的钱物。

“你和你前夫的事基本办妥了!”11月28日,吴检给谢丽兰打电话报喜。“不过,你俩都要参加公务员考试,”检察长说:“考虑到你俩水平有限,我已安排人替你们代考。”谢丽兰和前夫兴奋得彻夜不眠,一边忙着填表办准考证,一边将2000元“代考费”又悉数奉上。

执法后的次日,王娜忽然接到一名陌生男子的电话,他怒斥道:“你们处理旧州镇那宗案子为什么不严格依法办事?我最近准备到灵山去复查这起案子,还将派记者去调查采访,对你们违法办案情况进行曝光!”

2000年7月中旬的一天,王娜按照“吴检”的指示,将自己的简历表从灵山传真到南宁。“吴检”向她承诺10月份调动手续可以办妥,王娜非常激动,8月份她三赴南宁,将8000元现金送给“检察长”。

2002年6月,“吴检”听了女友的求情,故伎重演,责令王娜今后不准接受任何人的“行贿”,以免毁了他的“一世清白”。然而,就在当晚,“吴检”却偷偷拨通了谢丽兰的手机,表示愿意帮她从乡镇调至县城。谢丽兰兴奋地将这条喜讯告诉了前夫,刘冬当即从县城赶到乡镇和前妻商讨调动事宜。那天晚上,这对已经劳燕分飞的伴侣,兴奋得忘却了过去的“恩怨情仇”。

“王娜的男朋友是个检察长。”消息在灵山县城悄悄传开,许多人投来羡慕的目光。“吴检”也常趁到灵山“办案”的机会,看望年轻美丽的女友,与王娜出双入对。

此后,“吴检”经常主动打电话与谢丽兰聊天。去年8月,“吴检”打电话给谢说:“我出差到这里办案,你有空过来一下吗?”谢丽兰心领神会,当晚封了一个3000元的红包,并带上价值1300元的香烟、茶叶等,恭恭敬敬地奉送给“检察长”,吴一一笑纳后,表示工作调动之事很快会办理。

当晚,王娜就接到了“吴检”的电话,他热情地说,可以把她调到南宁媒体工作。王娜动心了,她羞答答地说:“当记者我恐怕不太合适,能不能调到南宁检察线上?”吴表示,先帮她活动活动。

王娜放下电话后立即将情况向科长作了汇报。李凯想了想说:“肯定是南宁市的吴检察长。”据李凯回忆,前些天在灵山县的一次饭局上,有人将一名中年男子介绍给他,说是南宁市人民检察院的“吴检察长”,下到本县正在督办案件。“吴检”握住李凯的手说:“听说你们准备处理旧州镇一个案子,其中一个当事人是我的亲戚,请关照一下。”

一次,该县旧州镇发生一起民事纠纷,王娜在科长李凯的带领下奔赴案发现场,迅速依法处理了纠纷。谁料到,这起平常的案件竟引出了一个“大人物”登场。

果然,一周后,南宁某报记者前来灵山调查采访旧州一案,这让王娜确信打电话者的确是一个“大人物”。王娜忐忑不安,生怕惹出什么事端。

在同居两年多的时间里,王娜对男友也曾产生过怀疑,但均“有惊无险”。随着恋情加深,王娜心中隐隐约约有一种不踏实的感觉。有一次,她趁“吴检”到洗手间冲凉之机,翻出他衣兜里的身份证,不禁吓了一跳:原来男友根本不姓吴,而叫钟华基。她随后又托人悄悄到南宁市人民检察院查访,该院根本没有一个姓吴的检察长。

为了赢得美人的信任和芳心,“吴检”于9月底把王娜带回自己的“家”———南宁市火炬路金达花园5栋203室。从此,每个星期的周末和节假日,王娜都会乘车从一百多公里外的灵山赶到南宁赴“玫瑰之约”。

钟华基早已将诈骗的钱挥霍一空,身份被识破后仍在演戏,吹嘘自己多么有能耐。刘冬将交涉的全过程悄悄录了音,并向灵山县公安机关报警。2003年2月26日,钟华基被灵山警方在南宁市抓获归案。4月10日他因涉嫌诈骗罪被批准逮捕。直到公安机关找到王娜了解情况时,王娜方知道同居两年多的“男友”的真实嘴脸。“美好的爱情”带给她的只是无尽的悔恨与创伤!

“吴检察长”让王娜在南宁某检察院门口等他,他说正在办公室研究案子,半个小时候后才有空。30分钟后,只见“吴检”从检察院办公大楼走出来,就在见面一刹那,王娜愣住了:“吴检察长”身高一米六八左右,不修边幅。“吴检”将王娜带到一家大排档吃饭。席间,“检察长”大谈反腐败,并坚决拒收礼品,“不修边幅”的印象渐渐在王娜的脑海里转化为“清官”的形象。第一次见面让王娜对吴检察长肃然起敬。

和“吴检察长”电话交流一个月后,王娜决定主动出击,她准备了一些贵重礼物前往南宁去拜见这个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大领导。

“检察长”的出现,像一盒神奇的万能胶,将谢丽兰与前夫刘冬重新粘合在一起。他俩尽释前嫌,重新恋爱起来。刘冬也恳请“吴检”帮他升职,检察长一口应承,表示可以将他调到公检法机关。刘冬高兴之余,将一部价值3230元的手机以及6000余元现金“孝敬”给检察长。此后,吴又几次从谢丽兰和吴冬处拿了5万多元的“活动费”。

在渴望与等待的这段日子里,王娜通过电话与吴进行着密切的沟通,她将自己的成长经历、家庭背景、兴趣爱好以及对未来的梦想都与吴倾心交谈。

半个月过去了,当地各媒体并没有报道灵山某局“违法办案”的新闻。就在这时,“吴检察长”的电话又打来了:“小王,通过记者调查,你们处理旧州这起案子比较公道,不错嘛!”“吴检察长”这次语调很柔和,并要去了王娜的手机号码。

王娜的“高官”男友引起了同事谢丽兰的特别关注,谢在王娜所在的某局下属部门工作。当时,谢刚离婚,她的前夫刘冬是县城一公司的科员。谢丽兰一心想跳出乡镇,但苦于“上面无人”,她便带着礼物上门央求王帮忙。

资讯排行

推荐阅读